新闻中心

远离大都市风格
远离大都市风格   本次纽约时装周期间,我们惊喜地发现,时尚的焦点已从美国转移到了中国。
  
  有谁会想到,在面临大量中国制造商品的时尚界,新兴设计师们纷纷营救自己国家的传统工艺,使其免受“中国制造”的影响。然而,Ralph Lauren偏偏以中国艺术为设计灵感。
  
  2011纽约时装周的最后一天,Ralph Lauren为我们展现了一幅20年代旧上海慵懒迷人的精美画卷。
  
  开场展示了一件素雅的白色衬衫和光滑的都市感裤装。无论是细条纹上衣还是具有反光效果的现代感面料,都透露出强烈的中国风:翠绿色玉耳环,毛领,凸显女性曲线的旗袍和红色天鹅绒鞋,与光滑整齐的发型交相辉映,Cecil Beaton曾用“苍蝇在上面也会滑倒”来形容这种发型的服贴程度。在该系列中,我们丝毫看不见美国大都市的缩影。
  
  通常,在Ralph Lauren确定一个新的主题时,总会加入一些现代元素。时间久了,也变得毫无新意了。这次,我们看到了一间绣有龙的图案的夹克,怎么看怎么像从唐人街的服装店里抄来的。
  
  当然也有经过改良的精美服装,像剪裁精良,优雅苗条的裙装,运用酒红色和绿色等宝石般的颜色,还有无处不在的黑色。反光的表面给晚装增添了不少诱惑力。脱离了美国大都市的创作灵感,Lauren似乎是想从普遍的时尚精神中另辟蹊径。
  
  手工艺
  
  纽约的都市时尚依旧在简洁清晰的廓形和线条上得以体现,但潜台词是丢失了手工艺。
  
  正如纽约时装周上其他有远见的设计师一样,Proenza Schouler的系列有趣的体现了美国的时尚艺术。设计师着重在工艺上,于是,我们看到了那些数码印花图案和在光的作用下似乎被切成碎片的布料。
  
  这种样式或许是凌乱的,但绝对是严谨的。
  
  随着21世纪科学技术的发达,制作复杂结构的服装已不是什么难事,制作工艺也十分先进。例如,在提花织物的裙子上印上万花筒般的图案,或是在天鹅绒面料上印柔和的图案。
  
  这种组合有一个自己的名字,叫做“现代化样式”,之前是运用的是日本印染技术。但他们没有让这种技术完全占领本土市场。虽然,偶尔会在印羊毛或皮革制品时有不均匀感,但大多时候会结合数码印染和高超的技术手法。
  
  那些苗条的天鹅绒礼服上的图案逼真的似乎快要从衣服上流下来了。至此,我们看到了古老技术在时装行业的不断变化和发展。
  
  品牌建设
  
  品牌建设首先需要有对实际行动的信心。这就要求你在风云变幻的时尚行业保持清晰的视角。
  
  Calvin Klein在设计师Francisco Costa的带领下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定位。Francisco真正了解了什么是现代的,并结合创始人的最初想法。纽约时装周的最后一天,他为我们展示了A型线条,坚挺但不僵硬的廓形,刚好到膝盖上一点的裙装,运用中性色调,如灰色,米白色和奶白色。
  
  在面料的选择上,他们没有着重在技术细节上,而是凭借对时尚的直觉。因为对于消费者来说,购买时首先凭的也是直觉。
  
  这次的Calvin Klein系列,设计师回到了最原始的“简洁干净”理念,但是更新了21世纪的文化遗产,创造了一个形象有力的设计系列。
  
  几何学
  
  Reed Krakoff的作品给人的印象都是苍白黯淡的灰色构架,这正是设计师的长处,同时也是他的短处。该系列的所有设计均出自Coach的创意总监,主题依旧是他擅长的几何图形。但设计师学会了将死板沉闷的几何图形通过薄纱和丝绸面料进行弱化。
  
  设计师擅长精确剪裁,并运用于羊羔毛大衣和舒适的夹克。这些运用的结合比起他早期保守古板的设计更具吸引力。一件皮制外套,低腰带和一件粉色粗呢外套都是成衣融入现代态度的最好例子。
  
  “少而精”的理念都体现在这张小小的灰色邀请函里了,平坦的表面上还缝上了银色的皮革,实在是低调中不失优雅华丽。
  
  现在始终很难找到一个对Krakoff的定义。在很多秀场T台上都不见其设计大胆的手袋,似乎被完全抛弃了。强烈建议设计师在建立他的新品牌时,不仅要用心设计,还要动动脑筋喽。
  
  精简主义
  
  从一开始的雪白兔子形象被运用在白色蓬蓬裙上,到用在长礼服上,Oscar de la Renta 证实了在过去几季中压抑的控制已经完全结束了。
  
  对于银色狐狸毛装饰,,奥斯曼帝国提花夹克和摩洛哥刺绣来说,这种设计的确算得上是多数派成员了。但是如果不是在一套独立的装备中,它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设计师(暂且让我们称呼她为高级时装裁缝师)深刻理解了装饰对于服装的重要影响,让整体造型更加华丽隆重。一个手缝的螺纹印花饰以大量密集的亮片,看上去就像是从一个异国情调的寺庙里搬来的;白色蓬松感的设计像是芭蕾舞者穿的蓬蓬裙,有一种年轻甜美的感觉。
  
  活力运动装
  
  “悠闲的姿态“是Phillip Lim最新系列的主题。但是,把实用主义运用在街头风格中的建议并不是设计师以往给人留下的运动装印象。
  
  取而代之的是他在运用面料上的聪明才智,例如,在一件简单的毛衣上加上棕黄色皮革袖子,或是在无袖夹克上加上领巾。
  
  当然也有一些离奇的添加,像是在袖子上加别针等等。但更多时候,它的设计都是采用的清新的颜色像是蓝色和绿色,充分体现了设计师结合运动装功能性和其它稀奇古怪的东西的设计理念,更加适合年轻一代的着装品位。
  
  十字斗篷
  
  坐在Anna Sui秀场前排的是一个日本当红女子乐队。从印有新艺术图案的舒适斗篷到嬉皮风格的长裙,再到色彩丰富的鞋子,敢问哪个女孩能经得住这“三重奏“的诱惑呢?
  
  身为一名华裔的Anna Sui女士,在亚洲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她始终热衷于英伦丰富多彩的艺术和时尚风格,偏好维多利亚时期的深绿色,紫色等阴暗魅惑的颜色,配以白色来进行整体的提亮效果。
  
  Anna Sui女士似乎想通过这场秀更深入地阐述她的风格:一件简单的皮夹克配以金属的闪亮效果,短款斗篷运用稍宽的廓形,图案在花朵装饰中间来回摆动。
  
  Anna Sui女士的魅力在于大量配饰的运用,包括一个印有猫脸的怪异的帽子,一个蝴蝶胸针,花边点缀的连裤袜以及一双平底鞋。韩国女子组合Wonder Girls就痴迷于Anna Sui的鞋子,并将其设为表演时的专业鞋款。
  
  腐烂的华丽
  
  Havisham女士以狄更斯的著名小说《远大前程》为灵感来源,结合好莱坞红毯合作品牌Marchesa,亮相纽约时尚季。
  
  据说,Georgina Chapman和Keren Craig将摒弃凌乱魅惑的风格。蕾丝连衣裙似乎使雪纺绸褪去了光芒。
  
  其余的装饰包括复杂的刺绣和水晶般闪烁的效果,制造了一种仙境的感觉;泡泡袖和褶皱设计更增添了公主般的感觉。
  
  廓形
  
  L‘Wren Scott的系列展现了一个身材苗条的时髦女性形象。虽然,这已不是什么创新的样式,但是设计中添加了更多她自己的元素。伦敦的一次艺术家作品展览启发了Scott女士,运用热带丛林的树叶作为图案,颜色上选取了鲜亮的橙色配以她本人最喜欢的紫红色。
  
  整体形象就像Gauguin的画作一样可爱。Scott女士以她的角度继续向前发展,使整个系列不再是围绕着她而进行的。

上一页:2010年显示驱动IC销售额增长 但存在长期隐忧

下一页:一片太阳能“瓦片”每天发电0.36度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江苏发皇流体科技有限公司